食品资讯微信
食品资讯微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资讯 » 中国食品 » 涉毒“咔哇潮饮”下架 但仍有卖家私下销售类似饮料

涉毒“咔哇潮饮”下架 但仍有卖家私下销售类似饮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7-09-22 08:27 来源:看看新闻 作者:王者风 朱晓荣   浏览:360 原文:
核心提示:标示为功能性饮料,实则含有一类管制精神类药品。“咔哇潮饮”非但不“潮”,还可能出现成瘾现象。精神科专家证实,当其和酒精类产品和精神药品合用时,甚至会危及生命。各地现在都已查禁了这种违禁饮料,但记者发现仍有渠道在暗中销售类似饮料。
  标示为功能性饮料,实则含有一类管制精神类药品。“咔哇潮饮”非但不“潮”,还可能出现成瘾现象。精神科专家证实,当其和酒精类产品和精神药品合用时,甚至会危及生命。各地现在都已查禁了这种违禁饮料,但记者发现仍有渠道在暗中销售类似饮料。
 
  9月上旬,一款不含酒精却能让人“high”起来的网红饮料“咔哇潮饮”被通报含有我国一类管制精神类药品γ-羟基丁酸。
 
  据广东省公安厅涉毒专线一名工作人员最早对媒体表示,“据我们目前所知,该产品在全国20多个省市地区都有销售,在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后缴获的咔哇饮品中,大部分都的确含有违禁药品。”
 
  目前,警方已经封停了涉事企业的生产线。但看看新闻Knews记者发现,仍可通过隐秘的销售渠道买到类似饮料。
 
  涉事企业涉嫌虚假经营与营销
 
  9月上旬,包括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浙江余姚市公安局、贵州省贵阳市公安局、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等多地警方陆续发布针对咔哇潮饮的禁毒预警并在辖区内对该饮料的贩卖情况进行了突击排查。
 
  其中,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在联合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行动中,查封了佛山市南海区维尔乐饮品有限公司“咔哇潮饮”饮料生产线,扣押“咔哇潮饮”一批,并称抓获范某等涉案嫌疑人7名。经查,该饮料由四川拾藏实业有限公司委托佛山市南海区维尔乐饮品有限公司生产。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佛山市南海区维尔乐饮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04月28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其有生产饮料[碳酸饮料(汽水)类、茶饮料类、果汁及蔬菜汁类、其他饮料类]、生产其他酒(配制酒),并销售本公司自产产品的经营资质,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是范文峰,不过已于今年8月7日变更为罗务娴。企业当前依然是在业(开业)企业状态。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通过企业主页联系方式联系该企业,但截至发稿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注册资本为5000万人民币的四川拾藏实业有限公司当前则是存续(在营、开业、在册)状态,并在今年9月6日被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工商局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有媒体曾于近日实地探访过该企业的工商登记注册地址——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北段1700号3栋3单元12层1209号,但该注册地址实为其他公司。
 
  此外,根据“天眼查”企业信息调查工具,成立于2016年7月8日的四川拾藏实业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21日、12月14日、12月30日分别申请注册了“咔哇开心水”、“咔哇开心潮饮”、“咔哇潮饮SHINE BEE”三个商标。企业自今年7月26日,将法定代表人由段坪忍变更为陈素芬,又于8月17日,将陈素芬变更为段治义。
 
  迄今,在网络上搜索“咔哇潮饮”仍能发现诸多该饮料的营销软文。其中,一篇题为《守望相助,Shine bee咔哇潮饮向九寨沟灾区捐款20万》的软文颇为引人注目,该文写道“在今年8月8日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后,8月11日, Shine bee咔哇潮饮通过四川省红十字会向九寨沟受灾区捐赠20万人民币,帮助灾区进行灾后重建工作。”
 
  但是,看看新闻Knews记者查询四川省红十字会8月11日的捐赠资金公示发现,当日并没有企业捐赠20万元,记者查询了今年8月向四川省红十字会捐赠10万至30万元的个人与企业名单,显示也与“咔哇潮饮”或四川拾藏实业有限公司无关。
 
  γ-氨基丁酸和γ-羟基丁酸是两种物质
 
  咔哇潮饮的营销手段之一,便是宣传其是一种富含γ-氨基丁酸的功能型饮料,尽管它不含酒精,但喝后能让人感觉心情愉悦、放松,且不会产生任何副作用。
 
  家住广东省东莞市的李先生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此前几月,他曾在东莞市夜场及诸多小店内看见过这款饮料,其瓶身显著位置便显示为“γ-氨基丁酸”饮料,不少饮用者都还是青少年。
 
  但据警方检测通报,饮料内实际含有的物质却是γ-羟基丁酸。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闵行院区门诊部主任、睡眠障碍专家陈剑华介绍,“γ-氨基丁酸和γ-羟基丁酸是两类物质——γ-氨基丁酸是生物体内广泛存在的活性物质,主要存在于植物的根茎、种子、组织液中,以及哺乳动物的神经系统,在2009年时,氨基丁酸便被为我国的合法食品添加剂;而γ-氨基丁酸有一个代谢产物就是γ-羟基丁酸,因而γ-羟基丁酸在人体中原本有一定含量,但因为浓度含量非常低,所以并无不良反应,但当外来摄入γ-羟基丁酸后,人体内γ-羟基丁酸浓度有了变化,这种变化可能是10~1000倍的变化,会对人体造成较为严重的影响。”
 
  陈剑华介绍,早在2001年,γ-羟基丁酸已经被列入我国二类精神药品,2007年则升为一类,是我国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控条例中的一类精神药品。γ-羟基丁酸除了会造成人体一定的成瘾现象,长期使用或大剂量使用,还会令人出现恶心、呕吐、头疼,昏迷,甚至呼吸抑制等情况,尤其当其和酒精类产品和精神药品合用时,会危及生命。
 
  “γ-羟基丁酸无色无味无嗅的液体,融在饮料中,吃不出任何味道。而因为γ-羟基丁酸在人体内代谢速度很快,在夜场中被又称为”神仙水“,在部分性犯罪中也会被使用到。”陈剑华说。
 
  当前,各种网红功能性饮料层出不穷,“从安全角度来说,人们应对这些饮料保持警惕,因为人们其实并不确定其真实成分与含量,不需要跟风,或寻求high感。”陈剑华提醒道。
 
  线上线下已全面下架 但挂羊头卖狗肉现象仍待处理
 
  经过9月中旬各地公安的严打,线下销售“咔哇潮饮”已被严控,广东省东莞市的李先生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本周他再去小店和附近夜场时,都再未看到这类饮料开架销售。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早前登录淘宝搜寻“咔哇潮饮”时还能看到不少店家在线上售卖这一产品,但在9月5日再次登录淘宝时发现,“咔哇潮饮”的关键字搜索已被屏蔽。不过,记者仍能通过“潮饮”搜索到“啪啪啪潮饮”等类似潮饮产品,而搜索“卡哇”等变体字,也能找到到宣传是“新版咔哇潮饮”的卖家。而几日后,当看看新闻Knews记者再次搜索淘宝时发现,相关“潮饮”“卡哇”等也都无法搜索。
 
  阿里安全部高级专家洪磊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8月时,他们收到志愿者举报,反馈淘宝销售的咔哇潮饮涉嫌含有毒品成分,之后,他们进行了样本鉴定与深入跟踪调查,确认举报情况属实:这款饮料确实存在非法添加γ-羟基丁酸。随后,他们判定这款饮料违反阿里巴巴平台的禁售规则,紧接着进行了全面禁售处理,而基于对违禁商品的研判和分析,阿里安全部团队同时分析了哪些词可能是这样一个违禁商品的别名,同时也把它们也做了搜索屏蔽的处理,而一个违禁商品可能有十几个别名。
 
  洪磊介绍,淘宝有公开的《淘宝禁售商品管理规范》,一类是已知的违禁商品,比如海洛因等毒品,容易区别和禁售;另一类是如咔哇潮饮新型商品,起初难以确定其性质。“一旦判断为毒品的封禁的产品,永远不能上架。”洪磊说。但他同时坦言,当前部分商户仍会采取“隐形交易”,即挂羊头卖狗肉的形式贩卖违禁商品,这也是目前线上线下打击的难点,特别部分个人如私自达成协议,仅通过阿里平台进行转账交易,更是监控的难中之难。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曾在9月上旬与多家销售“咔哇潮饮”及相关产品“啪啪啪潮饮”、“倍爽卡哇”、“咔哇氿”等卖家进行过私信沟通,当时出售相关“潮饮”的卖家多为酒类饮品卖家,几乎所有卖家都了解“咔哇潮饮”的风波,不过他们都称自己的这款产品是“安全”的,但也表示这款潮饮“夜店也有在做哦”,“会上头”,喝起来的感觉和“旧版咔哇潮饮”是一样的。
 
  当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9月中旬再次找到这几家卖家时,发现他们店铺中的相关“潮饮”类商品都已不见踪迹。
 
  不过,当看看新闻私信询问卖家是否仍可买到潮饮时,大部分卖家仍然告诉记者“可以买到”——其中,一家名为“力泉酒类运营”的卖家直接甩出“邮费补差价专用链接”渠道给到记者,告知“拍99”,给您发“潮饮”。记者询问为何不上架销售,卖家称“现在味道不全,暂时不上架”;另一家“专业潮流饮品售卖店”卖家则直接在私信中给到记者其微信,当记者加其微信沟通时,又甩出“咔哇氿”的图片,只要微信转账,就可发货。与咔哇潮饮类似,咔哇氿亦是被警方通报涉毒的潮饮相关品牌。

日期:2017-09-22
 
 
[ 食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食品论坛相关讨论
 
行业相关食品资讯
 
 
推荐图文
食品伙伴网资讯部  电话:0535-2122172  传真:0535-2129828   邮箱:news@foodmate.net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