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资讯微信
食品资讯微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资讯 » 中国食品 » 内蒙古杭锦旗“万余病死羊被指遭偷埋”罗生门调查

内蒙古杭锦旗“万余病死羊被指遭偷埋”罗生门调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8-06-12 10:3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吴跃伟   浏览:358 原文:
核心提示:今年以来,农牧民们不惜自曝自家养殖场将病死羊偷埋于“万羊坑”之中,以图重新追究合作方蒙羊公司的责任。
牧民吉木斯说,“8000只病死羊都埋在这里,只多不少”。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就四年前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是否有数万只羊因疫病集中死亡一事,农牧民、政府部门以及“扶贫明星企业”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蒙羊公司”)各执一词。
 
  今年以来,农牧民们不惜自曝自家养殖场将病死羊偷埋于“万羊坑”之中,以图重新追究合作方蒙羊公司的责任。
 
  2015年被评为全国劳模的杭锦旗牧民吉木斯等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2014年、2015年,他们与蒙羊公司合作养羊,该公司提供的羊调入他们养殖场约一周后,开始出现大规模死亡。
 
  他们认为俗称“羊瘟”的小反刍兽疫导致了“大规模死羊事件”:蒙羊公司调来的一些羊来自刚刚发生过小反刍兽疫疫情的巴彦淖尔市,且部分羊未经检疫,它们可能带来了小反刍兽疫疫情。
 
  蒙羊公司则否认疫情由其引发。
 
  今年5月17日,蒙羊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的法人代表武世龙回应称,小反刍兽疫是大的区域性疫情,并非由蒙羊公司导致。但他承认“死羊事件”在杭锦旗存在,他称,不只是杭锦旗有“万羊坑”,巴彦淖尔市也有,而且有几十个。2014年巴彦淖尔市烧羊时,晚上火光冲天。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有武世龙签名并加盖公章的统计表格显示,野诚(吉木斯)等五家养殖场2014年和2015年一共进羊44956只,死淘21204只(截至2016年年底)。
 
  但杭锦旗农牧兽医等管理部门不认可 “疫病”和“大规模死羊”的说法。
  包头市养殖户张南(化名)2015年5月委托兽医送检当地私营动物医院后拿到的化验报告
 
  杭锦旗农牧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永喜向澎湃新闻表示,杭锦旗从未发生过重大动物疫情。2014年因疫病死那么多羊?应该说不可能,不属实,也没有科学依据。当地农牧民、基层防疫员、当地兽医等人也从未上报过大规模死羊事件。
 
  “500只羊、1000只羊,堆起来就是一座小山。上万只死羊,他们怎么处理的?”刘永喜无法想象数万只死亡是如何“消失”的。他的另一个疑问是,农牧民为什么当时不报告这一死亡事件?时隔四年,已难以查证。
 
  除非“开坑验羊”。
  吉木斯养殖场的病羊。她已记不清楚是2014年还是2015年拍摄的。吉木斯供图
 
  农牧局局长:大规模病死羊,不可能
 
  源自突厥语的“杭锦旗”,意为“造车的部落”。这里有库布其沙漠,黄河过境249公里。河对岸是巴彦淖尔市。
 
  2018年以前,杭锦旗是内蒙古自治区的贫困旗,是鄂尔多斯贫困人口比例最高、贫困程度最深的地区。
 
  吉木斯是当地的致富能手,养殖场办公室门口挂着“鄂尔多斯市农牧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2010年4月)”的牌子。
 
  1.5万平方米的标准棚舍,可以养两三千只羊,但现在这里空空荡荡。
 
  2018年5月10日,吉木斯对澎湃新闻记者指着养殖场后面草场里的一条大沟说,“8000只病死羊都埋在这里,只多不少”。
 
  沟底散落着白骨。
 
  吉木斯称,2014年4月,她与蒙羊公司的关联公司惠农公司签订合同,合作养羊。2014年6月至2015年1月,惠农公司先后给其养殖场调来约1.5万只羊。其中8000多只羊病死,育肥出栏仅约3900只。
 
  吉木斯认为,正是这些羊,给她的养殖场带来疫病。现在她的养殖场一养羊就死,只好闲置。
 
  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内蒙古自治区的明星扶贫企业、农牧业巨头。
 
  杭锦旗当地官员和农牧民将蒙羊牧业及其旗下的蒙羊种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蒙羊种源公司”)、蒙羊肉业有限公司(下称“蒙羊肉业公司”)、内蒙古惠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惠农公司”)等关联公司统称为“蒙羊公司”。
 
  “羊调来五六天后,就死开了!治不住。”吉木斯说,惠农公司调来的第一批5100只羊,三个月后,病死4000多只。其他养殖户也声称有类似遭遇。
 
  杭锦旗农牧民强晓东、那顺道尔计、尔定、赵烨、康雷、杨子仪(音)、巴音斯仁等人称,2014年和2015年,他们各自与惠农公司合作,其养殖场收到该公司调来的羊约一周后,开始出现大批量死羊事件,合计病死羊超过1万只。
 
  有合作户称,当时由于死羊较多,部分死羊被他趁夜抛入黄河。
 
  但杭锦旗农牧业局、兽医局、旗委宣传部等部门的多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不认可吉木斯等农牧民的说法。
 
  杭锦旗农牧业局局长刘永喜告诉澎湃新闻,吉木斯等农牧民宣称的“2014年杭锦旗因为疫病,多个养殖场发生大量死羊事件,病死羊数万只”不属实,也没有科学依据,“这个情况不可靠”,“死了那么多牲畜,应该说是不可能”。
 
  他解释说,杭锦旗农牧业局及其下属的兽医局等部门从未收到过吉木斯等农牧民或蒙羊公司关于大规模死羊情况的汇报,当地兽医、基层防疫员也未上报过类似情况。此外,杭锦旗从未发生过重大动物疫情。
  5月17日,蒙羊牧业公司总部,蒙羊大厦一楼。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蒙羊肉业公司:杭锦旗五家养殖场死羊2.1万只
 
  蒙羊公司合作户、杭锦旗牧民尔定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杭锦旗人民法院2017年的庭审笔录显示,现任杭锦旗农牧和水务综合执法局执法二中队队长、2014年时任杭锦旗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那顺乌日图在出庭作证时称,2014年5月16日,杭锦旗动物卫生监督所开始对尔定养殖场的970多只羊进行无害化处理。
 
  尔定还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三份杭锦旗动物卫生监督所盖章、那顺乌日图签字的《无害化处理证明》,开具时间分别为2014年5月18日(197只)、2014年8月12日(232只)、2014年9月5日(78只),“死亡原因不明”。
 
  澎湃新闻获得了一份由蒙羊种源公司和蒙羊肉业公司法人代表武世龙签名并加盖有蒙羊肉业公司公章的统计表格。该统计表显示,聚德旺(强晓东)、野诚(吉木斯)、额尔定图(尔定)、逢圆(那顺道尔计)、生绿(杨子仪)等五家养殖场2014年和2015年一共进羊44956只,死淘21204只(截至2016年年底)。
 
  据此计算,死淘比例达47.16%,远远大于3%-5%的正常死亡比例。
 
  该表格称,吉木斯养殖场当时死淘羊5864只。
 
  刘永喜不认可前述表格中的统计数字。他说,“如果蒙羊公司说死了这么多羊,那它去解释这些数字,它去解释死亡原因。我们没有收到过死羊情况的报告”。但刘永喜承认,当年,吉木斯等牧民曾向他反映过死羊情况,但数量不多。蒙羊公司给吉木斯等养殖户调来第一批羊一个多月后(2014年7月左右),他曾到这些养殖场调研。“吉木斯当时说羊有一些死亡,不是大批大批地死。还说与蒙羊公司合作得挺好,一个羊能赚百十元钱。”
 
  “他们都反映,羊因为长途拉运或者水土不服,调回来后,羊的膘情不太好,比较瘦弱。加上养殖上有些管理不当,有一些死亡,但是具体数字,我不是很清楚。有过死亡,但是大量死亡,他们没报告过,我们也不清楚。”
 
  刘永喜称,他当时未看到那些死羊。“人也有正常死亡的,关键是死亡的数量。”
 
  刘永喜称,他也在联系蒙羊公司。5月31日,他致电惠农公司的负责人曹胜武,想询问死羊事件相关情况,但曹胜武一直不接电话。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时隔四年,农牧民才旧事重提。四年前,吉木斯等农牧民或蒙羊公司为什么不上报死羊事件?
 
  “这是蒙羊公司的羊,要报也得他们上报。”吉木斯称,自己只是代养羊的人,羊是蒙羊公司的。她养殖场原有的300多只羊也卖给了蒙羊公司,虽然还在场里,但收到23.9万多元的羊款:羊戴的是蒙羊公司的耳标,羊舍外墙装有蒙羊公司的远程监控探头,蒙羊公司派了管理人员,给了一部分饲草料,甚至许诺会派兽医,上保险。
 
  此外,吉木斯表示,惠农公司的负责人曹胜武不允许她向政府有关部门上报病死羊情况,并承诺蒙羊公司上市后,给她和其他农牧民原始股,股票一涨,她就没损失了。她信以为真。但蒙羊公司至今未上市。就这一说法,澎湃新闻也未联络到曹胜武证实。
 
  “如果蒙羊公司不起诉我,这件事可能也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各自承担自己的损失。但现在他们起诉我索要购羊款,我也想问问,这件事到底是谁的责任,我的损失该由谁来承担。”吉木斯说。
 
  目前,吉木斯等人被蒙羊公司及其子公司起诉拖欠购羊款、饲料款,部分案件已一审宣判,蒙羊公司胜诉;作为反制措施,吉木斯等农牧民今年向杭锦旗公安局报案,称蒙羊公司涉嫌传播动物疫情,涉嫌欺诈。
  5月29日,吉木斯2014年借用的养殖场内遗弃的部分死羊。吴跃伟 图
 
  有兽医上报称疑似小反刍兽疫
 
  如果按吉木斯等牧民和蒙羊肉业公司统计的死羊数字的说法,那么,什么原因会导致这样大规模的死羊事件——仅仅吉木斯的养殖场,5100只羊在三个月内病死4000多只?
 
  杭锦旗当地兽医李山(化名)在讲述这件事之前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他的兽医师资格证。他表示,吉木斯养殖场当时的病羊的症状很典型:高烧、腹泻、眼睛和鼻子有大量分泌物、口腔溃烂,正是小反刍兽疫的症状。他给澎湃新闻翻开桌子上的《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应试指南》,在书上逐字对照小反刍兽疫的症状描述。
 
  他不明白官方兽医何云利为什么看不出来。
 
  农业农村部官网对小反刍兽疫病羊的症状描述是:发热,体温可达40-41℃,持续3-8天,口鼻分泌物严重增加,腹泻严重,有时有口腔溃疡;有时表现支气管肺炎,类似羊支原体肺炎;怀孕母羊可发生流产。
 
  吉木斯提供了一份何云利、(当地兽医)王松山署名并按有指印的证明材料,其中描述了吉木斯养殖场病羊的症状:大批羊不明原因发病,起初体温升高,鼻流脓涕,拉稀,食欲废绝,口腔溃烂,肺部感染,有的气喘;后期,羊拉水样粪便,走路摇晃,卧地不起,直至大量死亡。
 
  该材料写道,羊在调入后的一周左右,开始不明原因大批羊陆续发病,直至大批量死亡。
 
  但杭锦旗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何云利向澎湃新闻否认曾在此类有关病羊症状的证明材料上签字。他也否认当时在吉木斯等农牧民的养殖场看到大量死羊。
 
  何云利告诉澎湃新闻,吉木斯等农牧民养殖场2014年6月出现病羊时,他曾在那里巡查。他当时任杭锦旗锡尼镇动物卫生监督站站长,是官方兽医。但他未诊治这些病羊,他推荐了当地兽医王松山专职到吉木斯养殖场给羊看病。一些药是在何自己家的兽药店拿的,兽药店是他妻子开的。
 
  何云利说,“看到过病羊,但大批量死羊没看到。有死羊,也是今天死三个、五个,不是一下子死十几个、上百个。死羊数量在正常范围内,3%-5%”。
 
  但吉木斯称,何云利不可能没看到大批量死羊的情况。她在何云利家的兽药店花费超过十万元,何云利当时几乎天天都在她和那顺道尔计、强晓东等人的养殖场里,开始时每天死四五只羊,后来是十几只、一百多只。最后,她要出钱10元一只,才有员工愿意去扔死羊。
 
  何云利告诉澎湃新闻,他当时判断,吉木斯养殖场的羊是长途运输导致的应激反应,还有饲喂不当等原因,而非疫情。他说,传染性胸膜肺炎也会导致病羊出现高烧等症状。
 
  “传染性胸膜肺炎不会出现腹泻,致死率也没小反刍兽疫高。”李山说。
 
  2018年5月4日,50多岁的杭锦旗兽医李山(化名)从盒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旧手机,告诉澎湃新闻,“这是证据”,上面保存了当时的通话记录。
 
  李山称,四年前,他用这部手机打电话给时任杭锦旗锡尼镇动物卫生监督站站长何云利,说病羊疑似小反刍兽疫。但何云利否认是疫情。
 
  现在他还时不时给这部手机充充电,不敢遗失。
 
  “我已经尽职了。何云利等人是否逐级上报,我左右不了。”李山说。
 
  部分羊调来时未经检疫
 
  来自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的兽医杨洪(化名)2014年7月曾到吉木斯养殖场给羊看病,他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的诊断也疑似小反刍兽疫,治不了。
 
  但他强调,自己只是根据经验判断,那年(2014年)他在巴彦淖尔市看到过很多类似症状的羊。
 
  李山称,他当时给吉木斯养殖场的病死羊做过解剖,判断可能是小反刍兽疫。
 
  但他们也承认,病羊未被抽血化验或作进一步检测。
 
  据农业农村部官网资料,病羊出现高烧、腹泻、口腔溃烂等症状,只能被判定为小反刍兽疫疑似病例。确诊小反刍兽疫,需要抽血化验或病原学检测。
 
  何云利告诉澎湃新闻,他和鄂尔多斯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专家2014年均未对吉木斯等农牧民养殖场的病羊进行抽血化验等进一步检测。
 
  “鄂尔多斯市动物疫控中心的那主任(音)和刘姓首席专家当时接到我们汇报后,都曾来杭锦旗的养殖场看那些病羊。他们也认为,不是疫情。”何云利告诉澎湃新闻。
 
  没有抽血检测等的化验结果,上述专家是如何排除小反刍兽疫等疫情的?何云利未作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2月,一河之隔的巴彦淖尔市确实发生了小反刍兽疫疫情。
 
  而在2014年5月、6月,蒙羊公司开始向杭锦旗的那顺道尔计、吉木斯等人养殖场调羊,部分羊未经检疫,无检疫票(检疫合格证)。
 
  杭锦旗农牧业局局长刘永喜告诉澎湃新闻,他也知道2014年惠农公司调来的部分羊来自巴彦淖尔市,部分羊没有检疫票。
 
  刘永喜称,2014年5月,他接到时任杭锦旗兽医局局长图雅其其格的汇报,称查到两车惠农公司的羊没有检疫票,准备进行处罚。第二天,时任杭锦旗政府副旗长阿·乌宁其召集多个部门负责人召开了协调会,惠农公司负责人曹胜武参会。
 
  刘永喜称,在协调会上,他批评了曹胜武,称欢迎龙头企业来杭锦旗发展,但大公司更要带好头,更要规范。根据会议形成的方案,处罚取消,此后调羊必须有检疫票。
 
  刘永喜表示,2014年小反刍兽疫疫情防控期间,包括巴彦淖尔市的羊,任何地方的羊都不得调入杭锦旗。但解除封锁后,在有检疫票的情况下,巴彦淖尔市的羊允许被调入杭锦旗。但还有一个情况是,巴彦淖尔市是布鲁菌病免疫区,杭锦旗是布病非免疫区,按规定,免疫区的羊不允许调入非免疫区。
 
  2014年2月17日,农业部官网发布消息称,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杭锦后旗发生羊小反刍兽疫疫情。当地对5090只病羊及同群羊进行扑杀和无害化处理。
 
  其后央广网报道称,乌拉特后旗的疫情是该村一名养羊户于2013年12月25日未经报批报检,从宁夏回族自治区私自调入454只羊引发。
 
  当时,受疫情影响,巴彦淖尔市肉羊价格下跌。农业部要求全国各地加强检疫,短暂关闭活畜交易市场,冻结活羊调运。2014年四五月份,各省的省内活羊交易才逐步恢复。
 
  有杭锦后旗兽医部门的防疫员告诉澎湃新闻,2014年四五月份,当地还有一些小反刍兽疫的散发病例,但无大规模死亡,因为已经紧急免疫过。
 
  刘永喜称,从2014年1月开始,杭锦旗严防死守达半年之久,防止小反刍兽疫疫情蔓延到当地。工作人员很辛苦,24小时值班,防控措施卓有成效,没有发生重大疫情。
 
  蒙羊公司:疫情不是我们导致的
 
  2018年5月17日,在呼和浩特市蒙羊牧业总部大楼蒙羊大厦二楼的办公室内,当澎湃新闻问及“蒙羊公司把羊从巴盟拉到了杭锦旗”,武世龙未予否认。
 
  武世龙说,“那是全区的疫情,又不是我们蒙羊导致的。”
 
  关于吉木斯、张俊生等人养殖场里的“万羊坑”,武世龙称,“你没去巴盟看看,巴盟有几个?巴盟有几十个‘万羊坑’!(2014年)每天烧羊时,晚上火光冲天”。
 
  武世龙表示,2014年小反刍兽疫疫情期间,蒙羊公司的养殖场也有损失。
 
  “小反刍在巴盟整个是灭绝性的(影响),跟我们有啥关系?”
 
  5月31日,杭锦旗兽医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一个多月前杭锦旗政府召开的针对“农牧民宣称的病死羊事件”的会议上,杭锦旗公安局刑侦大队和经侦大队分别汇报了案件进展,警方初步认定,农牧民所说的蒙羊公司不构成传播动物疫情罪,也不构成合同诈骗。
 
  杭锦旗公安局多名民警也向澎湃新闻证实,据目前掌握的证据,该案不构成传播动物疫情罪、不构成合同诈骗的情况,但截至目前该局尚未给出不予立案通知书。
 
  杭锦旗公安局经侦大队多位民警向澎湃新闻透露,合作户与蒙羊公司的此类纠纷案件较多。
 
  刘永喜表示,事发在四年前,难以查证。如果农牧民坚持“数万只疫病死羊”的说法,该局只能“开坑验羊”。他相信,会有技术手段来鉴定这些死羊。
 
  吉木斯同意“开坑验羊”的提议,但她不希望由当地农牧业局相关部门进行,称对其已失去信任。
 
  杭锦旗旗委宣传部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即使坑里有死羊,又如何证明是2014年、2015年那批的?
日期:2018-06-12
 
 地区: 中国 内蒙古
 行业: 畜禽肉品
 标签: 调查 养殖
 
[ 食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食品论坛相关讨论
 
行业相关食品资讯
 
地区相关食品资讯
 
推荐图文
食品伙伴网资讯部  电话:0535-2122172  传真:0535-2129828   邮箱:news@foodmate.net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