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资讯微信
食品资讯微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资讯 » 国际食品 » 法国癌症农民十年状告孟山都 誓言抗争到底

法国癌症农民十年状告孟山都 誓言抗争到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时间:2018-08-23 11:1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蔡家怡   浏览:404 原文:
核心提示:在环保人士为美国法庭近日对孟山都作出历史性判罚而欢呼之际,在法国,仍有不少与加州园丁约翰逊遭遇相似的农民艰难奋斗着,期待看到一个公平的审判结果。
  在环保人士为美国法庭近日对孟山都作出历史性判罚而欢呼之际,在法国,仍有不少与加州园丁约翰逊遭遇相似的农民艰难奋斗着,期待看到一个公平的审判结果。
 
  法新社22日报道,法国北部埃纳省(Aisne)的果农特尔勒(Jean-Claude Terlet)和西南部夏朗德省(Charente)的农民弗朗索瓦(Paul François),分别在2017年和2007年开始起诉孟山都,至今未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
 
  8月17日,美国旧金山一陪审团认定孟山都公司需为一名园丁因暴露于年年春除草剂后患癌负责,并支付2.89亿美元的赔偿金。陪审团认为,孟山都明明知道年年春的主成分草甘膦致癌,却没有警告消费者。
 
  美国判决给法国受害者以巨大信心。
 
  古稀农民决心抗争到底
 
  特尔勒今年70岁,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几年前特尔勒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去年,他接受了手术治疗,之后,聘请律师控告孟山都“下毒”。
 
  根据兰斯医学院对其尿液样本的分析,其体内检测到的可能致病化学物质只有草甘膦(Glyphosate)一种。结果表明,特尔勒体内草甘膦的含量每升尿液中达到0.25毫克。
 
  而让特尔勒吸入如此大量草甘膦的,正是他坚持使用了30多年的孟山都明星产品“年年春”(Roundup)。由于这种主要成分为草甘膦的除草剂确实“很神奇”,特尔勒回忆道,它“能把顽固劣草杀干杀净,一劳永逸”,所以他曾是孟山都的忠实顾客——直到2015年。
 
  特尔勒坚持,孟山都必须要接受法律制裁。作为生产者,孟山都没有尽到向消费者警示其产品危险性的义务。也正因此,特尔勒使用这种“当年所有农民都使用”的除草剂时,完全缺乏保护意识,仅戴着普通口罩和手套。每一次喷洒“年年春”时,他就不知不觉地吸入空气飞沫中和附着在衣服、物品上的草甘膦。
 
  如今,手术后的特尔勒身体依然非常虚弱,还因失禁而不得不穿着成人纸尿裤。但他依然坚持耕种,在市场上出售他为之自豪“不经任何化学处理”的果蔬。他总结经验说,最持久可行的除草方法,只能依靠人工机械操作;缺乏政策的保护,即使再有其他草甘膦的替代品,也不能保证不含毒性。
 
  同时,特尔勒还想唤醒他的同行“团结一致”对抗大财团。目前,特尔勒的诉讼还在进行中,9月份,鉴定专家还将作进一步检查,以确定其患癌症是否与除草剂有关联。仅靠微薄退休收入维持生活的特尔勒,深知诉讼之路漫漫,但他说已“决心走到底”。
 
  十年诉讼两次胜诉未有终裁
 
  另一名法国农民弗朗索瓦,或许比特尔勒更为人熟知,因他早于2007起就与孟山都对簿公堂。十年多来,法庭两次对他作出胜诉判决,无奈如今已属德国拜耳公司的孟山都的律师团体,成功争得上诉机会。明年,弗朗索瓦的案子将进行第三次审判。
 
  2004年,弗朗索瓦在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拉索(Lasso)时出现了严重症状。与特尔勒的情况不同的是,弗朗索瓦几乎是即时出现中毒症状。当时他失去了意识,被送往急诊后在医院留医了5个月,休了9个月的病假。
 
  弗朗索瓦使用的拉索也是一种强效除草剂,先后于1985年和1992年被加拿大和英国禁止使用,但直到2007年才被法国禁止。弗朗索瓦证实,拉索的产品包装上同样没有任何标签,说明使用时必须佩戴特殊保护装备。
 
  禁不禁草甘膦?利益集团给政府施压
 
  近年来,法国官方并不十分公开支持继续大规模使用强效除草剂或杀虫剂,在去年欧盟面临是否继续允许在欧盟范围内使用草甘膦的问题时,法国政府最初是反对的,但后来转向妥协,赞成在设定退出时间表的前提下发放许可。媒体评论认为,法国的转向与强大的农业联合会——法国农业生产者联合会(La Fédération nationale des syndicats d'exploitants agricoles,简称FNSEA)及化工、食品工业有直接关系。其中,FNSEA并非大财团,其申报的年均运作经费仅1200万欧元,但在涉及是否禁止草甘膦的问题上,农业集团跟其它相关工业集团组成了同盟军,这些组合势力不仅有财力,而且人数不可忽视(FNSEA会员超过20万人)。这些因素很可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同样,在历来对使用草甘膦持强烈保留态度的德国,在德国化工巨头拜耳以600多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孟山都之后,德国政府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以致德国社民党指责执政联盟的右派政党屈服于市场和企业的压力而同意发放草甘膦许可证。
 
  法国农业联合会表面上并不支持要永久使用草甘膦等农药或化肥,但强调必须要在找到有效替代方式的情况下才能禁止草甘膦,并为此提出了250条建议。这是压力集团惯用的策略,即面对它们反对的措施,尽全力拖延立法进程。在法国有许多农民并不热衷于使用草甘膦之类的强效农药,但主导法国农业政策方向的主要是“大户”,其大生产方式决定了他们大量使用农药化肥的习惯做法。
 
  问题是,面对世卫组织和国际癌症研究所有关草甘膦的科学立场,农业大户、化工与食品工业坚持本行业经济利益的立场还能持续多久。毕竟,公众健康与环境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能极其高昂。这样的大问题,按理说应由绝大多数民众参与讨论决定。
 
  回溯:草甘膦致癌真相被埋数十年
 
  法国《世界报》2017年10月披露,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在1985年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都在孟山都相关产业中担任高管、继续牟利。
 
  许多观察人员提到:为了得到“需要的”结论,其他科研机构大量摘引孟山都提供的数据,而CIRC并没有使用这些数据。也就是说,有利于草甘膦的科研成果均基于孟山都公司自己的研究结果。此前,《世界报》曾曝光,为了让孟山都产品顺利进入欧盟市场,欧洲科学家在鉴定草甘膦安全性时,大量抄袭由孟山都主持的、目的在于给自己洗白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Glyphosate Task Force),这也是欧洲二十余家公司用于销售孟山都产品的文件。欧盟报告与其雷同部分多达几十乃至数百页。
 
  联合国国际癌症研究中心2015年的结论其实就是1985年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试验结果。孟山都内部通信表明,某些毒理学家早就担心自己伪造数据的行为曝光于世。2014年9月,为孟山都工作的一位科学家写给同事的信中说:“我们长期以来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CIRC要在2015年3月公布对草甘膦的分析结果。”

  农民堵路抗议政府“单边”禁令
 
  2017年9月22日,法国农民到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堵路示威,抗议政府禁用草甘膦,导致外国农产品不公平竞争。农民声称,草甘膦对于法国农产品的优秀质量,是不可或缺的保障。
 
  愤怒的农民用车辆封堵了香榭丽舍大道环岛的部分通道。他们担心法国政府单方禁止农民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却不能禁止其他国家的草甘膦农产品进出法国,对法国农产品构成不公平竞争。
 
  大巴黎青年农会主席阿尔诺(Fréderic Arnoult)针对法国政府要单边禁止草甘膦说,马克龙想当全世界的“干净先生”,可他却是法国农业的掘墓人。农民代表当天上午被邀请到总统府与总统农业顾问博罗洛(Audrey Bourrolleau)会面。农民随后解除了封路。博罗洛承诺,将通过对话,特别是将在综合治理食品框架内,逐渐禁用草甘膦。他同时表示,法国政府反对草甘膦的立场不变。
日期:2018-08-23
 
 地区: 国外 美国
 行业: 转基因食品
 品牌: 孟山都
 标签: 法国 美国 孟山都
 
[ 食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食品论坛相关讨论
 
行业相关食品资讯
 
地区相关食品资讯
 
推荐图文
食品伙伴网资讯部  电话:0535-2122172  传真:0535-2129828   邮箱:news@foodmate.net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28号